当前位置: 主页 > 营销新闻>A站之死:亚文化商业的滑铁卢 >

A站之死:亚文化商业的滑铁卢

时间:2018-2-12来源:赢销网 作者: 点击:
分享到:
 

A站之死:亚文化商业的滑铁卢

来源经济观察报(北京)

(原标题:A站之死:亚文化商业的滑铁卢)

被多次传出关闭却依然顽强更新着的A站,倒在了2018年的立春之前。

因为没有资金续费服务器,22日起,A站的网页已经无法打开。当天,A站官微在微博上留下的我要再活五百年!并配以大哭的表情符号。一直被后缀在AcFun主页之后的文字认真你就输啦,如今看更像是充满了无奈的悲情反讽。

AcFun也被简称为A站,粉丝们亲切的称其为“ACA站成立于2007年,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取意是Anime Comic Fun

不仅仅中国弹幕文化发源于此,中国整个二次元世界乃至后来中国网络流行文化,许多都要追溯到这一网站。在A站存续的十年间,产生输出了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

A站的死因被认为是穷死的。对于这样一家宁肯关闭也不愿意向用户收费的网站,融资几乎是唯一的补血选择。从奥飞娱乐、合一集团到软银中国,A站的金主爸爸换了一轮又一轮。伴随着融资不断的是A站的高层动荡,CEO也数次换人。

公司内部管理的混乱、商业模式的始终不清晰、来自监管和版权的冲击……A站的内外交困中,我们当然可以寻找到各种各样层面的问题。但归根到底,导致知名如A站却走到如今的致命原因,是它始终还试图坚守着的二次元小众情怀,终于还是未能与主流商业实现融合。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资本是逐利的,不可能持续为这样的情怀买单。A站崛起于网络亚文化发迹之时,却也最终困于其中。

亚文化的定义是积极地寻求一种小众的风格。从商业角度来看,以小众撬动大众确实屡有先例可循,但是它基于的依然是KOL(关键意见领袖)的消费引领,很难反馈到平台本身。

出身于A站的up主们在其他社交平台上都拥有了天量的粉丝和追随者,而这一切和A站并没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在亚文化寻求商业变现的那一刻起,它本身就必须接受把自身主流化的事实。这就使得这一类被包装成为IP的内容产品和平台,在一出生就面对着生存发展的悖论——既要展现小众的优越感,又要寻求大众化的流量支撑。

2015年起,各种机构推出的二次元报告不计其数。2016年,二次元概念持续火爆,腾讯等巨头开始在二次元领域布局,许多创业公司也紧随其后。这也让更多的二次元创业公司估值有了火箭般的飙涨。

2017年一度被认为是亚文化营销的逆袭之年。《中国有嘻哈》的商业成功,使得人们相信亚文化营销冲击主流文化市场已经有路可循。节目让说唱歌手这一个小众的群体进入到了观众的视野中,试图发掘嘻哈文化的商业价值。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除了被明星化的嘻哈歌手,其背后真正的嘻哈文化并没有实现逆袭。而一旦那些借由节目产生的冠军明星们相继走下神台,这一次商业尝试也最终宣告失败。

二次元文化的窘境也没有太多不同。同样是从二次元弹幕出身的B站,要比A站明智的多。B站早就果断选择放弃小众文化集聚地的标签,寻求成为抓住更广泛的年轻群体。据公开数据显示,B站的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1.5亿,得益于游戏业务的增长,20171-4月,B站营收达7.292亿元,盈利9854万元。

A站停止访问后,那篇2012年就发布的阅读量30万加的文章《六十年后的AC》又一次被网友刷上榜。在那篇文章里,一位A站用户幻想着60年后,A站的用户已经成了老头老太太,但他们还在A站上,怀念着年轻时看过的动漫,吐槽着老伴,儿子和孙子。

其中一个帖子模仿着用户60年后的口吻写道,如果我不在了,你们联系一下猴子,让他把我的站内签名改成:这是一个搬运工,生在AC,死在AC’”

当属于“A站们的那一代受众最终从年轻叛逆不可避免的走向主流成熟,AC娘没有等来它的60年,曾经的杀马特教父罗福兴,也早就开始告别脑残,以剪发为生。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相关链接:A站停摆之殇:从盛极一时到如今濒临谢幕

     来源北京商报(北京)

(原标题:A站停摆之殇)

继去年11月服务器短时间关停之后,AcFun弹幕视频网(以下简称“A)再度停摆。22日,A站官方微博发文称我想再活五百年,随后,A站移动客户端和网页端均无法正常打开。尽管成立已十载,被誉为弹幕鼻祖,但近些年来相比B站、C站、D站等国内另外几家二次元网站,如今A站不禁令人唏嘘。究竟是什么让A站风光不再?A站停摆的背后,有隐藏哪些成长之痛?

风光不再

成立十年,曾经的的弹幕鼻祖如今却风光不再。

去年11月底,A站曾因不可描述的混沌入侵,物理连接状态暂时停止,官网和移动客户端在近三天时间里无法访问。短短两个月后,A站再度停摆,但这一次,却并非只是简单的技术问题。此前有消息称,A站的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在131日晚12点已到期,若到期未续费,服务器将自动关闭。22日,A站官方微博发文称我想再活五百年,随后,A站移动客户端和网页端均无法正常打开。

连续的停摆事件,也在消耗着站内用户和UP主对这家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的耐心。据公开数据显示,月活跃用户一度超过5000万的A站,在去年6月已经降至402万。而对比B站,近几年,A站无论是自身的品牌打造,还是影响力都很难企及。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

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与B站的相形渐远似乎也在宣告这家弹幕网站鼻祖的落幕。倘若将时光倒回十年,彼时的A站因站内标榜的宅文化而聚集了大批二次元爱好者,优质UP主的脱颖而出更是迅速提升了网站的人气,B站的创始人徐逸同样也是A站的老会员。

但好景不长,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因内部矛盾,A站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无法访问。这期间,徐逸创立了另一家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站的前身。随后几年,A站由于内部多次动荡,网站经营情况也不尽如人意。

一直到2016年,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A站开始了一段平稳的发展期。并在20176月与利欧数字集团签署战略协议,举办自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广告推介会,正式开启了商业化道路。

然而,随着监管趋严,A站商业化之路也颇为曲折,距离推介会不到半个月,因无证上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A站等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之后的7月,由于版权问题,A站站内电影、电视剧作品等内容或被大面积调整进入其他分区,或被下架。

根据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在9月发布的通报显示,针对A站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规行为作出四起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万元。A站影视、时政以及军事频道均关闭,其他频道共清理下架视频32万余条。如今,伴随着服务器关停,A站也再一次站在了悬崖边上。

资金告急

从盛极一时到如今濒临谢幕A站状况频出的背后绕不开资金问题。一方面视频网站的管理与维护需要大笔的带宽成本,业务拓展也需要资金、人力、物力等支撑;另一方面,随着版权管理趋严,版权费用水涨船高的当下,对影视、动漫等内容的版权购买同样是不小的支出。陈少峰认为。

为缓解资金压力,A站近年来也进行了多次融资。早在20144月,A站就获得来自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的投资。但随后,由于遭到优酷土豆侵权的起诉,20152月,A站三名高管被逮捕,随后引发各种离职潮。

数月后,合一集团以5000万美元领投A站的A轮融资,并占股18%,此时A站估值已超过2亿美元。2016114日,A站再次获得了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同年11月,中文在线发布公告宣布,公司拟以2.5亿元入股A站,占股13.51%。本轮投资A站的估值也达到了18.5亿元。

尽管融资不断,投资方却并没有给A站带来太多的资源,随之而来的是A站的高层动荡,CEO也数次易主。以2016年软银中国注资为例,获得软银中国投资后,CEO孙旻改任总裁,莫然接任孙旻担任CEO,时任半次元CEO的王伟(PT)则接手了张侠和刘炎焱的工作。但两个月后,董事长CEO莫然辞职,CEO由刘炎焱担任。

在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看来,管理团队的内部不和谐对公司的良性发展而言是致命的,企业需要有核心主导人物,面对资本的进驻,更要协调好管理层与资本方的利益关系。

财务上,根据此前中文在线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A站营业收入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除了每年巨大的亏损额,截止到20169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此次停摆事件中,A站也陷入欠薪等风波。有消息称,自201711月开始,A站已无法给员工发出工资。

如果能够引入新的投资者,确实能够缓解当前A站的资金问题。陈少峰认为,但短时间内,A站很难有较大规模的扩张举动,毕竟A站此前在经营上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如何修补、挽回此前流失的用户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蝴蝶效应

A站目前的窘境也映射出过去几年弹幕视频网站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难题。公开资料显示,A站成立后,B站、回音山、C站等弹幕视频网站相继成立,但回音山于2009年闭站,C站、D站的知名度也并不如AB两站。视频网站仍然是笔烧钱的生意,对于弹幕视频网站而言,仅靠用户上传的内容不足以拓展付费内容,缺乏资金、内容的扶持,很难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赢得立足之地。陈少峰表示。

但成功的案例并非没有,对比A站的窘境,另一家弹幕视频网站B站要稳定的多。有消息称B站已经进入上市前静默期,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最少筹资2亿美元。伴随着二次元用户人群和市场规模日渐扩大,B站也不再只是小众文化的集聚地,近几年,B站加大动漫版权的购入,更多的年轻群体开始涌向B站。

B董事长陈睿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B站的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1.5亿,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平台的播放量也在迅速攀升,每天的视频播放量超过1亿次,原创投稿总数超过1000万。饱受质疑的业绩方面,据公开数据显示,得益于游戏业务的增长, 20171-4月,B站营收达7.292亿元,盈利9854万元。

但内容仍然是未来弹幕视频网站需要着手解决的重要问题。陈少峰表示,伴随着相关部门对互联网平台内容的监管渐趋严格,无论是对于A站还是B站等弹幕视频网站,都需要在审核等方面加强对平台内容的把控,规避版权风险。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卢扬 邓杏子

第一赢销网
. TAG: A站 亚文化

 


查看所有A站之死:亚文化商业的滑铁卢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本篇A站之死:亚文化商业的滑铁卢来源于互联网或网友投稿,如作品内容、版权有疑问请同本网联系

人气排行

 

在线投稿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

 

 

营销网门户—第一赢销网,汇聚领导力管理商学院、广告品牌策划、终端销售促销、招商创业加盟等知识